东台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综合

怀孕后老公竟高价请来女保母照顾他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5:34:17

怀孕后老公竟高价请来女保母照顾他

顾彦庭坐在车里,看着女人好像痛苦不堪的模样,深邃的眼珠里闪过一抹异常的情绪。

“问一下今天陆氏商业楼产生了甚么?”

“是。”副驾驶上的人应了1声,立即打电话询问。

“听说很正常,也没有产生甚么特别的事情。”

“嗯。”从薄唇里哼出一个音节,他再没有多说一个字,也没有让人开车,一双眼睛就这样盯着路边将自己不停抱紧的女人。

从她轻轻耸动的肩膀可以看出,她现在,正在哭。

如果是之前的黎安,哭这类事恍如很寻常,可是如今的黎安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,顾彦庭总觉得,眼泪这类东西,不该是属于她的。

司机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他说话,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头儿,要请那边那位小姐过来么?”

闻言,男人眉头一皱,眼里闪过1抹明显的不悦,“开车。”

“是。”司机点了点头,立即发动引擎离开。

一直以来,什么时候见过头儿会这么看一个女人的,本来以为……

看来还是他想多了。

顾彦庭开完会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。

坐在车上,他面无表情的翻阅着手中的1本财经杂志,全部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高贵气味。

但是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根本就没有看进去一个字。

心中莫名的有几分烦乱。

“回顾家老宅。”

“是。”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,心下奇怪,之前头儿可是很少回顾家老宅的,都是回自己的住处。

车子转了一个弯,朝着顾家老宅的方向驶去。

在转入一条路的时候,1抹纤细单薄的身影忽然闯入他的眼底。

黎安身上还是一身职业装,脚上一双高跟鞋,此时,她正失魂落魄的走在街道的边沿上。

司机刻意的放慢了速度,推敲的问道:“头儿你看……”

男人眉头微皱,仿佛十分的不耐烦,“既然你想让她上车就上吧。”

“……”司机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,没有反驳他的话,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,然后打开车门下车。

“这位小姐,我们头儿请你上车。”

顾彦庭?

黎安抬眸看去,眼睛猝不及防的和男人对视在了一起。

男人坐在黯淡无光的角落里,一身警服随便的解开了上面的几个扣子,多了一丝不羁和邪魅的气味。

“小叔,是你啊?”

脸上扯出一抹明媚的笑容,她弯腰坐了进去。

顾彦庭眉头紧皱,心里的烦躁浓郁了几分。

在她扭头的瞬间,他分明看到了里面闪烁的泪花和那充满了悲戚的脸,可是,她却在瞬间将所有的情绪收敛了起来。

“小叔,你今天又回家。”

“……”回答她的,是亘古的沉寂。

男人眼光照旧停留在手里的财经杂志上,十分专注,仿若没有发现旁边坐了一个人。

黎安瞥了他一眼,也没有再自讨没趣,眼光转向窗外,看着外面快速的街景。

还能活着,真好。

司机难堪的开着车,原来是头儿的嫂子,他还以为是头儿的什么人呢。

一路上,车里都安静的利害,只有顾彦庭翻书的声音。

就在车子行将驶入顾家大宅的时候,男人的声音寡淡的传来,“我家我想回就回。”

他突然的声音吓了黎安一跳。

扭头,嫌弃的瞥了他一眼,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,“小叔,你反射弧度够长的。”

顾彦庭翻书的动作一顿,长眸微微1眯,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珠冷漠的看向她,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没法漠视的强大气场。

一直注意后面消息的司机猛地握紧了方向盘。

少将这嫂子胆子够大的,难道不知道头儿一向不喜欢跟人开玩笑么?

而她刚才的那句话,好像是在嘲讽头儿吧?

正在这个时候,车子在顾家大院里停了下来。

司机下车,恭敬的给男人打开车门,“头儿,到了。”

顾彦庭一言不发,那双深邃寡淡的眸子还停留在黎安的身上,有一股危险的气味。

后者仿若未见一般,打开车门,神情自若的下车,“小叔,谢你的顺风车。”

“砰”的1声,车门被她重重的关上,发出1声烦闷的响声。

顾彦庭脸色黑了几分,看向黎安的眸子仿佛包含着深不见底的暗流。

司机尴尬的抽了抽嘴角。

不愧是头儿的嫂子,胆子真大。

半晌以后,顾彦庭才脸色阴森的从车里走了下来。

黎安在行将进入大门的时候脚步一顿,似乎是突然想到了甚么。

转身,她朝着顾彦庭走了上来,“小叔,以后有事找我的时候记得敲门,固然,没事那就更好了。”

看着黎安走入大门的背影,男人一双眼珠愈来愈幽邃,像是了无边际的无艮燎原。

昨晚的事情,绝对是横在他心上的一根倒刺。

见到黎安回来,马芳容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,换上了一副很严肃的样子。

“你还知道回来呢?你看着都几点了!你虽然是小门小户中出来的,但现在到了我顾家,好歹也注意一下影响,你现在还是我顾家的儿媳。”

听着马芳容那字字句句的嘲讽,黎安火气瞬间便上来了。

“其实,这甚么顾家儿媳我也不是那么稀罕的……”

“想改嫁,你做梦!”还不等黎安把话说完,马芳容1声咆哮便响了起来。

“妈,你别跟她费口舌了,她一开始肖想的便是二哥,结果却嫁了大哥,现在谁知道她多想摆脱顾家大嫂这个头衔然后好去缠着二哥呢。”

“呵呵!”黎安嘲讽的丢出两个字,“我眼光还没差到那种地步。”

黎安话音刚落,顾彦庭一只脚就迈了进来。

顾馨蕊即将出口的话忽然忍住,僵硬的看着进来的顾彦庭,“2……二哥。”

他没有理会顾馨蕊,一双眼珠直直的看向黎安。

他眉宇之间露出丝丝缕缕的清寒之气,纤长的眉轻轻蹙着。

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容上包括着说不出来的寒凉和阴鹜,绯色的薄唇微微抿着,一双锋利的鹰眸就这样危险肆意的盯着她。

迎着他阴霾重重的眸子,黎安脸上轻轻的扯出一抹笑容,“小叔,你是最帅的。”

只是人品不大好。

顾彦庭眸色一紧,眉头皱的更紧。

这个女人,还能要点脸么?

前一秒还说他的坏话,后一秒却能若无其事的夸他。

顾馨蕊轻哼一声,看向黎安的眼睛愈发的讥讽,“大嫂,刚才你不是还说二哥入不了你的眼睛么?”

她毫不在乎的勾了勾红唇,“嗯,由于我眼睛太小了,没有小姑你的大。”

“……你!”

“行了,让你二哥清净一下。”马芳容瞪了她一眼,“上去睡觉吧,别吵你二哥。”

顾馨蕊恼火的回到房间,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,就由于她的女孩,在家中完全没有什么地位。

仿佛全家人都在围着二哥打转,她就好像是一个配角,只要有二哥在的地方,光束就永久打不到她的身上。

“彦庭……”

“妈,你早点休息,我回房了。”

马芳容点了点头,跟上他的脚步,“你明晚还要回来么?我让人准备一下。”

闻言,他脚步一顿,回头看着马芳容,“不用麻烦了。”

说完,他大步离开。

黎安洗完澡,换上睡衣便躺在了床上。

本来以为会睡不着,谁知道,却奇迹般的睡着了,只是,在梦中,她回到了临死前的那一幕。

大火蔓延,将她深深的包裹,火苗吐着猩红的信子,将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燃烧殆尽。

顾彦庭的房间就在黎安房间的隔壁,在看完书经过她房间的时候,便听到1声细小的哭泣声和浓重的喘息传了出来。

脚步一顿,男人脸上清晰的浮起一丝怒火。

当是听那喘息便知道里面的人再做什么。

莫名的,他又想到了昨夜看到的1幕,瞳孔深处闪过1抹复杂。

冷着一张脸看了一眼眼前紧闭的房门,他抬脚便走。

只是,那哭泣……

短暂的纠结以后,他又折了回来,伸手敲了敲门,“黎安。”

回答他的,照旧是那声哑忍的哭泣和若有若无的喘息。

这一刻,顾彦庭真的怒了。

在他看来,这其实是跟出轨没有什么两样。

犹豫了一下,他推了一下房门,发现没有上锁。

冷着一张脸,他走了进去,由于避免看到某些不良画面,他没有开灯。

“黎安,你适可而止。”他站在门口,声音加大了些许,却一眼也没有往床上看去。

此时,黎安全部人都困在了自己的噩梦中。

那1幕,是她穷尽一生也没法走出的梦魇,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折磨得她不得安生。

一会之后,顾彦庭也发现了其中的不对。

犹豫了一下,他朝着里面走了进去。

穿过隔墙,他一眼便看到了床上的女人。

此时,她身子完完全全的蜷缩了起来,全部人缩在墙角,一声声压抑的哭泣断断续续的发出。

一看,就知道是做噩梦了。

眉头一皱,他大步走了过去,“黎安,黎安……”

“……”黎安身子颤动了一下,忽然坐了起来,然后,本能的抱上眼前的人,去寻求温暖,证明这一切只是梦,只是梦……

她现在还活着,已重生了。

本文未完

+关注微信公众号

kanshu69

回复171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有用吗

伟哥治疗早泄

西地那非化学鉴别

正品印度神油多少钱

相关推荐